为何对印度IT业前景持悲观态度?

2014年02月06日

英文原文:Why I Have Become Pessimistic About Indian IT

《华尔街日报》和《福布斯》在几年前发表多篇文章,预测印度 IT 业将走向消亡时,我曾在《商业周刊》上撰文回击这种论调,称他们的观点实在是大错特错了。我当时说,IT 外包市场还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顶峰;工资上涨及损耗率增加并不能成为外界对这个行业长期担忧的理由;印度 IT 业不久会成为一个规模达 1000 亿美元的庞大产业。当然,我说对了。

然而,我现在却要宣布印度 IT 业走到了尽头。虽然 1000 亿美元的新市场机遇,可以让这个行业充满活力,但从我所看到的情况,印度 IT 行业的高管们并未驾驶着大船朝着正确的方向行进。

并不是印度的外包商越来越不能满足西方国家的需求,而是他们的客户群——首席信息官(CIO)及 IT 部门正在缩减。随着平板电脑、各类应用及云计算的出现,用户可以直接访问比 IT 部门所能提供给他们的更好的技术。他们能够在 iPad 上面下载质优价廉、功能强大的应用,让他们的企业系统看上去很原始。这些现代化应用并不需要内部团队从事软件开发及维护——它们是专为用户定制的,任何有基本编程技能的人都可以参与开发。

对过气计算机系统进行升级,将需要几十年时间,而且公司 IT 部门的发展异常缓慢。所以,印度 IT 外包商还要等几年时间才会感觉到业务量明显下降。他们当然不会看到业务增长——迄今他们已经获得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外包订单。例如,机器人、人工智能以及 3D 打印方面的进步,使得 IT 业成本进一步降低,生产工作正从中国重新回到了美国、欧洲及印度。

另外,改变 IT 领域的相同进步也在创造新的机遇。

以 Rethink Robotics 公司开发的 Baxter 机器人为例。它有两只胳膊,一张可展示模拟情感的脸以及可探测附近人类工作活动的摄像头和传感器。它能够完成装配工作并移动箱子——就像人类做的那样。这种机器人将会一天 24 小时工作且从不会抱怨。Baxter 机器人售价仅为 2.2 万美元,而且像这样的机器人不胜枚举。

得益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开发自动驾驶汽车、苹果 Siri 等语音识别系统,以及能做出类人决定的计算机系统均成为可能。人工智能技术如今还广泛应用于 Baxter 等机器人的开发和制造。

一种名为添加式制造(additive manufacturing)的制造工艺还使得低成本“打印”产品成为可能。3D 打印机可以打造实体机械设备、医学植入物、珠宝、甚至是衣服。最便宜的 3D 打印机目前售价 500 至 1000 美元,可打印最基本的物体。不久,我们将会开发出能打印玩具及家居用品的低价打印机。

在 2020 年以前,我们将看到 3D 打印机可以小规模打造以前主要靠劳力生产的用品;在 2030 年以前,我们可能会看到 3D 打印的建筑物及电子产品。

这些技术会越来越便宜,而且日益普及,但美国的工厂尚未加紧准备以利用它们。大多数工厂都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印度的公司或许可以介入这个领域。他们能够掌握这些新技术并帮助美国公司设计新工厂的地板和项目,安装机器人;他们可以就新价值链的设计及库存管理提供管理咨询;他们还可以远程管理工厂经营。这是一个比传统 IT 服务利润率更高的产业。美国企业将欢迎印度重新掌控制造环节,而不是抗议印度抢走他们的 IT 就业机会。我们谈论的可是一个价值万亿美元的市场机会。

印度的科技公司也可以研制基于传感器的生物医药设备,通过分析基因组及健康数据寻找治疗疾病的办法,打造基于无人机的快递系统以及智能城市、数字加亮,利用传感器提高农作物产量。在所有这些方面,软件和 IT 都是关键。

在我与印度多家企业 CEO 的讨论中,他们都承认了这个事实。他们也意识到未来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我建议他们着手对员工进行新技术方面的培训教育,提出新的商业及咨询服务。他们认真听着,并点头答应,回去后尽力叫停正在消失的软件外包交易。我还告诉他们,他们正拖着躺椅在“泰坦尼克号”上游逛。

作者简介:维维克·瓦德华(Vivek Wadhwa)是硅谷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负责科研与创新的副校长;斯坦福大学亚瑟与托尼-伦贝-罗克公司治理研究中心(Arthur & Toni Rembe Rock Center for Corporate Governance)研究员;杜克大学普拉特工程学院企业家精神与科研成果商业化研究中心主任;埃默里大学哈利全球学习研究所(Halle Institute of Global Learning, Emory University)的特聘访问学者。

 

www.erp8.cn   www.wuxierp.cn

来源:无锡几禾软件有限公司